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快穿:質疑炮灰,想成為炮灰 第9章_蘇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好消息,它不會被自家宿主打死了,壞消息,自家宿主失憶了。

看着一臉懵問它要劇情的宿主,系統一時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女主穿越腦子撞沒撞傻不知道,反正它宿主是撞失憶了。

「統統,愣着幹什麼?劇本呢?幹完這票,咱們就回去休息一陣。」林夏梔看着陌生的宮殿,催促道

系統沉默片刻,還是把《鳳棲梧桐》的劇本再次傳輸給了林夏梔。

【宿主,系統可能有病毒入侵,聯繫不上主機了,我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去檢修漏洞,您有急事的話,按那個紅色的按鈕,我會趕回來的。】系統有點心虛,它不敢說宿主失憶的事情,在宿主想起來之前,它要將功補過。

「啊?嚴重嗎?」林夏梔一愣,但是想想確實有病毒躲過了防火牆攔截的先例

【可能有點嚴重,我還需要去查證一下。】不然根本解釋不通為什麼已經完成的劇本會重啟。

「好,你去吧,這裡交給我。」林夏梔說完,就感覺腦子一陣刺痛,這是系統和她斷開精神鏈接的過程

哎,突然腦子一下子就安靜了,沒有系統在她腦子裡嗑瓜子,還怪不習慣的。

「好了,都動作麻利一點,別拖拖拉拉的,去了各宮伺候主子可不能再這麼懶散了!」外面傳來老嬤嬤的叫罵聲,然後,就是房屋開門關門,和窸窸窣窣的跑步聲

林夏梔立馬反應了過來,今天是新進宮的宮女培訓完,準備分配宮殿的日子,她立馬開門走了出去,看到一群宮女太監排好隊,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麻利的站了進去。

「好了,既然都到了,就發宮牌吧。」另一個看起來慈祥一點的嬤嬤對之前叫罵的嬤嬤說道

林夏梔乖乖的站在隊伍的最邊上等着老嬤嬤一個一個的發宮牌,到她的時候,尖酸的老嬤嬤幸災樂禍的看了她一眼,哼了一聲。

她一看手裡的宮牌:縉雲殿,是冷宮裡的一座宮殿,男主就住哪兒呢。

「好了,既然宮牌都發完了,下午就有內務府的人帶你們去各個宮殿,都準備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散了吧。」嬤嬤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散了

「是。」宮女太監的行了一禮,這才各自回房

「夏梔。」慈祥的老嬤嬤叫了一聲,林夏梔乖乖走到她跟前,老嬤嬤問道:「你當真鐵了心要去冷宮?你這模樣,當妃子都綽綽有餘,若是改變了主意,我念着你母親的舊情,會想法子把你送到御書房或是御膳房當差。」

「多謝韓嬤嬤好心,夏梔沒只想在宮裡安安穩穩過十年,攢一些銀子出宮嫁人。」林夏梔心裏盼着早點見男主呢

「哎,好吧,夏梔啊,多攢些體己錢,莫要給你父親和弟弟了。」韓嬤嬤嘆了口氣,她和林夏梔的母親是閨中密友,只是兩人運氣都不好,家道中落,她進了宮,林夏梔的母親嫁了人,但丈夫混賬想賣女求榮,無奈把才十五歲不到的林夏梔送進宮

「我知道的,多謝嬤嬤。」林夏梔跪下,若不是韓嬤嬤,她也不能想去冷宮就去冷宮,縉雲殿只有一位年幼的皇子,比起其他冷宮的宮殿好過了幾倍

「進了內宮,嬤嬤就幫不了你了,多保重。」韓嬤嬤是內務府的人,屬於外宮當值,一旦進了內宮,連消息恐怕都傳不出來了

拜別韓嬤嬤後,林夏梔回房清理了一下為數不多的行李,沒過多久,內務府便來了掌事宮女送她們進內宮。

「好了,縉雲殿就在裏面了,你自己找吧。」掌事宮女嫌冷宮晦氣,一路走過各個宮殿,一大批宮女太監都走完了,只剩下了林夏梔一個人,掌事宮女看了眼這個比後宮妃嬪還好看的宮女,估計是得罪了的內務府的嬤嬤才被分到這裡,鄙夷的說了句:「別以為有幾分姿色就想飛上枝頭當鳳凰,這冷宮進去了就出不來了,別想些小心思,後宮裡的漂亮女鬼可不少。」

「是。」林夏梔不想廢話,低眉行了一禮後,背着小行囊往冷宮裡去了

高大的宮牆似乎是經歷了無數風雨的洗禮,青磚上爬滿了斑駁的苔蘚,彷彿在向每一個過往的人述說著曾經的輝煌與現在的沉寂。宮門半閉,深鎖的鐵鏈和冷峻的石門透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踏進宮門,一股陰森的氣氛撲面而來。荒蕪的庭院中,枯枝敗葉滿地,落葉在寒風中瑟瑟作響,彷彿在低訴着一曲離騷。幾隻烏鴉棲息在光禿禿的樹枝上,發出沙啞的啼叫,更增添了幾分凄涼和孤寂。

林夏梔微微皺眉,她的男主就生活在這種地方?

「你就是新來的宮女?」一道怯懦的聲音傳來

一個穿着破舊皇子服飾的男孩半扒着門框,小心翼翼的看向林夏梔,但眼底卻藏着不易察覺的警惕和探究。

「是,奴婢林夏梔,參見七皇子殿下。」林夏梔按照嬤嬤之前教導的規矩給皇子請安

「姐姐,不用跪,我…」裴穆堯說著眼底還閃着淚光,如果不在乎那一抹狠辣的話,倒還真的像冷宮可憐兮兮的小皇子

咕咕…

裴穆堯小臉一紅。

「殿下可是餓了?」林夏梔聽到男主肚子叫了,想到包裹里還剩一些糖塊,是她進宮前買的,試探性的問道:「您不嫌棄的話,奴婢這裡有些糖塊,您先墊一墊肚子,奴婢去給您拿晚膳。」

「可以嗎?」裴穆堯怯生生的看着林夏梔遞過來的糖塊

「當然可以。」林夏梔耐心的哄着這個才12歲的小皇子

「謝謝..」裴穆堯接了過來,一把塞到嘴裏

林夏梔看着劇本,作為一個工具人沒什麼重大的劇情要走,只需要照顧好男主,一直陪着他不離不棄,直到男主一路成為帝王就行。

很好,沒有難度。

「殿下您稍等一會,奴婢去小廚房給您拿晚膳。」林夏梔把包裹隨意丟在了殘破老舊的桌子上,便準備去拿飯了

「嗯。」裴穆堯咬着糖塊,說話有些不清晰,林夏梔微微一笑,便出了宮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