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快穿:質疑炮灰,想成為炮灰 第3章_蘇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用完早膳,紅月扶着林夏梔去了未央宮正門內的小花園,要出宮的宮女太監整整齊齊的站在那裡。

「奴婢請貴妃娘娘安。」

「奴才請貴妃娘娘安。」

見到貴妃娘娘,大傢伙都喜氣洋洋的給自己主子請安。

「起來吧,這些年在未央宮你們也辛苦了,這是本宮的一點心意,出宮後好好過日子。」林夏梔待人向來和善,宮女太監們也是打心眼裡喜歡這位溫柔良善的主子,一時間還有些不舍

紅月吩咐其他宮女們把蓋着紅布的托盤放到宮女太監面前,掀開紅布,太監宮女們倒吸了一口氣。

不愧是寵冠六宮的貴妃啊。

「多謝貴妃娘娘。」宮女太監們拜別後便由內務府的宮女帶着往玄武門走了,自此一別,便各奔東西了

「娘娘,可要見見內務府送來的新的宮女太監?」紅月問道

「紅月你看着安排吧。」林夏梔想到女主可能就在其中,一時間心裏有些不得勁

「是,娘娘。」紅月退了出去

——————————

金鑾殿

裴穆堯因為貪污一案發了好大一通的脾氣,等事情都處理完,烈日當空,已經下午了。

「福成,貴妃今日如何?」裴穆堯看着卷宗問道

「回陛下,暗衛說今日貴妃娘娘起床時有些心悸。」福公公恭敬道

「心悸?!」裴穆堯放下手裡的卷宗,怒道:「為何不告訴朕!」

「陛下息怒!」福公公和一眾宮女太監嚇得立馬跪下,福公公抹了把冷汗解釋道:「娘娘沒讓紅月姑姑請太醫,應當沒有大礙。」

裴穆堯最近心情實在算不上好,他的阿梔最近很奇怪,他總感覺阿梔好似有事瞞着他。

「起來吧,然後呢。」裴穆堯繼續問道

「貴妃娘娘用了早膳後,便給今年出宮的宮女太監發了賞錢。」福公公回道:「然後娘娘去御花園散了散步,遇到了三皇子,隨後就回宮了。」

「到宮女出宮的時候了?」裴穆堯想到了什麼,眉頭一挑,心情不錯

「是,陛下,走了差不多了,貴妃娘娘宮裡的應當是最後一批走的了。」福公公說道

「走,去未央宮。」裴穆堯很想現在就把林夏梔抱進懷裡

「是,擺駕~」福公公有些恍惚,十年前陛下剛剛登機時危機重重,前朝後宮複雜交織,年輕的帝王臉上只有見到貴妃才會有些許笑意,那日恰逢宮女出宮之日,陛下好似也是這般突然心情變得很好然後迫不及待的去找娘娘

待到了未央宮,福公公沒有喊陛下駕到,這是十年來的規矩,陛下不喜這般驚擾貴妃,來了貴妃身邊就如同尋常人家的夫妻般相互尊重琴瑟和鳴,不似陛下去別的妃子那裡還有君臣之別。

林夏梔此時正看着手裡的香囊,上面是她十年前繡的雲澤二字,本是要贈與她那腹中的孩兒…卻未曾想….。

【宿主,別傷心了,劇情里沒這個孩子,你再怎麼小心也保不住的。】

系統寬慰了兩句,畢竟懷胎已然六月,胎兒都成型了,要說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就是馬上要離開了,這香囊也帶不走,再多看看吧。」林夏梔有些不舍,她到今天都忘不了那個孩子在她肚子里慢慢長大的過程,明明知道這孩子因為劇情保不住,但還是忍不住去感受這個小生命

「娘娘,您別難過。」紅月擔憂的看着自家娘娘,自從娘娘小產傷了本就沉痾的身子,至今盛寵十年也再無身孕

「我..有點想他。」林夏梔難過的閉上了眼,眼眸有些濕潤,孩子從身體離開的感覺至今她都還記得

紅月本想安慰自家娘娘,結果一抬頭看到了陛下站在那裡,不知是什麼時候進來的,連忙行禮:「見過陛下。」

林夏梔慌忙擦拭了一下淚水,起身行禮:「陛下。」

裴穆堯扶起了她,沉聲對宮人說道:「都下去吧。」

「是。」宮人們退至門外候着,裴穆堯則是牽着林夏梔進了屋子裡

「阿梔,是我沒用。」這是裴穆堯的第一個孩子,也是他們之間唯一的孩子,他也曾日日盼着這個孩子的到來,最後卻淪為後宮爾虞我詐的犧牲品

「這不是陛下的錯。」是劇情的錯

裴穆堯安靜的抱着林夏梔在椅子上坐了好久,半晌才開口:「阿梔,又是宮女出宮的日子了呢。」

又十年了…..

林夏梔知道他的話是什麼意思,這是兩人的小秘密。

「嗯。」林夏梔溫聲回應

「真好,阿梔又陪了我十年,阿梔還會繼續陪我的對不對?」裴穆堯盯着愛人眼睛,彷彿一閉眼,他的愛人就會像仙女一樣飛回上界

「會的。」才怪,狗皇帝,老子要走了,老子不僅要走,還會把你忘了,和別的帥哥談戀愛!

林夏梔在這個位面是十五入的宮,她曾有過三次出宮的機會,第一次是太后七十大壽特赦宮女出宮,第二次是先帝祭天,第三次是十年期滿也是裴穆堯登基之時,這三次裴穆堯都用自己的手段讓林夏梔心軟留了下來,這一留,餘生都被鎖進這青瓦紅牆的宮苑裡了。

「今日太醫來請過脈了嗎?」裴穆堯當然知道林夏梔不讓紅月請太醫,這麼問他不過是想詐一詐他的阿梔是不是有事情瞞着他

「..請了,別擔心一切都好。」林夏梔不覺得裴穆堯這樣的大忙人會特意去查有沒有太醫請平安脈,所以毫無心理壓力的撒了個謊

「是嗎。」裴穆堯笑了一下,看來他的阿梔真的有事情瞞着他呢

「阿堯。」林夏梔像岔開話題:「你用過午膳了嗎?」

【宿主,都下午三點了,能沒吃嗎?】

「還未。」裴穆堯平靜的看着她

【……行叭,不愧是起點文男主。】

「那我讓紅月吩咐小廚房準備一些。」林夏梔說完就打開了房門去喚紅月過來,逃一般離開了屋內。

他靜靜地看着林夏梔匆忙離去的背影,眸色深沉,隱約還有些森然。

砰!

突然,帝王好似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慌和憤怒,將手裡名貴的天青瓷杯砸到桌上,發出一聲巨響。

「月九。」裴穆堯叫了一聲

「陛下。」月九從暗處出來,她是皇帝的貼身暗衛,被派來盯着林貴妃的一舉一動,林貴妃稍有不對勁,這位掌權多年的沉穩帝王就會發瘋。

「你說,她為什麼要瞞我?」帝王手裡漫不經心的摩挲着杯身,眼睛還盯着林貴妃方才離去的方向

「娘娘許是不讓陛下擔心。」月九思索片刻,才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