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快穿:質疑炮灰,想成為炮灰 第2章_蘇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未央宮裡

林夏梔被身上的帝王弄的有些失神,恍惚間回到孤寂偏僻的冷宮和少年相依為命的日子,連稱呼都不自覺的變回了年少時還在冷宮裡的那般

「阿梔,朕的阿梔…」身居高位多年的帝王聽到愛人的稱呼心裏愛意橫生……在愛人耳邊喃喃問道「你會永遠陪在朕身邊的對不對?」

「妾..會..會的。」林夏梔身子嬌弱……偏生這狗皇帝還在委屈,明明累的要死,還得分神安慰他

奢華的宮殿里紅木雕花的—-鳳床直到夜半才停止了—-吱吱呀呀的聲音,帝王的吻落到了林夏梔的額間、白皙的肩頭,眷戀又不舍。

「阿梔。」帝王從慾望里抽身,聲音暗沉,再度回到那個殺伐果斷、不怒自威的帝王角色,方才床第間的不安和焦躁被隱去

「殿…陛下,可是要早朝了?」林夏梔被弄 .狠了,腦子還有些混沌,若不是帝王周身的氣勢變得沉穩難測,林夏梔險些又誤以為眼前這位還是以前冷宮那個不得寵的皇子

「乖,再睡會。」裴穆堯按下想起身服侍他更衣的林夏梔,轉身喊了貼身太監進來:「福成。」

「陛下,娘娘。」福公公早就候在了門外,一聽到皇帝的傳喚就立刻帶着幾個貼身的太監進來伺候皇帝換朝服

帝王的背脊上還有貴妃娘娘留下的抓痕,好似實在疼很了,還在帝王肩膀上留下了一道咬痕,小太監立馬撇開了視線,敢在龍體上留下疤痕,鳳床上那位娘娘當真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

明黃的龍袍襯托得帝王威嚴更甚,讓在場的眾人都不禁心中一顫。

「阿梔 ,好生休息,我下朝來陪你。」裴穆堯坐到鳳床邊,看着林夏梔白皙肌膚上留下的曖昧青紫和哭腫了的眼角,眼神晦暗,良久,幫她掖好被子,才抬步往金鑾殿去。

出了未央宮門,上轎前還不忘囑咐道:「貴妃體弱,好生照料,一會記得讓太醫請平安脈。」

「是,陛下。」宮女立即應下

幾個小宮女在角落處看着皇帝強健俊朗的背影,羨慕極了未央宮裡的那位娘娘。

「貴妃娘娘當真是好福氣啊。」一個剛從內務府調來的宮女感嘆道:「聽說那位娘娘原來也是宮女。」

「真的嗎?」邊上的一個小宮女明顯把這話聽了進去,但旁邊一姿色艷麗的宮女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是,我跟你們說,我乾娘是內務府的管事嬤嬤,她從先帝登基不久就在宮裡伺候貴人了,她可是知道前朝那些事的,包括未央宮的那位貴妃。」說到這裡,小姑娘臉上帶了幾分傲氣

「快說來聽聽。」幾個年輕的小宮女們躲在角落裡,頓時都來了興趣,這位傳說中的貴妃可是許多畫本子里的原型呢!

「陛下是先帝七子,生母是惠妃娘娘,但生性善妒害死了賢妃,先帝一怒之下把惠妃打入了冷宮,連帶年幼的陛下也進了冷宮,後來惠妃瘋了,每日以折磨陛下為樂,後來惠妃失足落水溺亡,冷宮便只剩陛下一人,而林貴妃就是當時分配到冷宮的低等宮女,林貴妃待在陛下身邊的時間比福公公都久!」

「陛下當真是深情啊。」

「不過聽聞貴妃鮮少踏出未央宮,不知到底是多美的美人。」一個小宮女想到了自己看的一個畫本子,聽說也是以這位娘娘為原型,畫本子里說這位娘娘國色天香如九天玄女下凡,美的不可方物

「切,都能到冷宮當宮女,能有多好看。」容貌艷麗的小姑娘不屑冷哼

「徐錦榮,你怎敢冒犯貴妃娘娘!」都是些才十幾歲的小宮女,剛剛調到各宮任職,膽子都小的很

「本來就是,稍有姿色的宮女都調到各宮服侍了,只有丑的才會被調去冷宮,不是嗎?」徐錦榮不屑道:「而且,人人生來平等,我怎麼就不能說那貴妃幾句了,封建愚昧,膽小如鼠!」

徐錦榮甩袖離去,她才不想和一群把自己當奴隸的廢物一起,至於那個貴妃,呵,定然醜陋至極,陛下定然是個重恩情的男人才會這般優待貴妃,想到皇帝,徐錦榮有些嬌羞,她方才偷偷抬頭看了一樣,陛下當真是英俊非凡。

留下的一群小宮女都呆住了,這徐錦榮膽子當真大!

「好了,姐妹們彆氣了,她到底和我們不一樣,人家可是當了十幾年的大小姐呢!」一個宮女冷哼出聲

「是了,姐姐不說我都要忘了,咱們徐小姐原先可是大小姐呢。哈哈哈。」

宮女們都笑開了,這徐錦榮剛剛被抄家流放,她是運氣好,徐老爺子臨終前求了恩典免了她的流放之苦,入宮當了宮女,這是還把自己當大小姐呢!

「你們在笑什麼!」未央宮的大嬤嬤訓斥了一聲:「娘娘要醒了,快去燒水,吩咐御膳房做早點。」

「是。」小宮女們斂去了笑意,立馬去做自己手頭的事情,不敢造次

寢殿內,快到巳時才悠悠轉醒。

「娘娘,您醒了。」一旁候着的宮女見林夏梔醒來,立馬上前將嬌弱美麗的貴妃扶坐了起來

【宿主,你終於醒了。】

系統幽怨的聲音傳來,嚇得林夏梔一激靈,剛剛睡醒還沒意識到自己有個系統的林夏梔被嚇得心臟都停了一下,臉色微微發白。

「娘娘!您哪裡不舒服嗎?」一旁的宮女立馬察覺自家娘娘的不對勁,連忙詢問,好似下一秒就要衝出去叫太醫了

「無礙。」林夏梔輕聲說道:「我沒事的,紅月。」

安撫完宮女,林夏梔換了個暴躁的語調在心裏對系統說:「統哥,你想嚇死我嗎?!」

【宿主,雖然咱們是工具人,但是你也得有點追求嘛,男主寅時就去上朝了,你巳時才醒!你沒什麼感觸嗎?】

「哦,他好慘。」林夏梔面無表情,這狗皇帝折騰她一整晚,還有精力上朝,牛掰

【……】

確實慘,寅時是凌晨三點,男主和一干大臣就得上班了,自家宿主一覺睡到快十點。

「娘娘,這批出宮的宮女們已經在殿外候着了,您用完膳就可以召見了。」紅月幫自家娘娘挽好髮髻,挑了一支做工精美的喜鵲登梅簪插入貴妃的發間,和今日鵝黃的宮裙相得益彰

鏡子里的美人唇紅齒白,皮膚白皙嬌嫩,眉目如畫,精緻的五官和恰到好處的比例讓人一見難忘,當真美極。

「賞銀可備好了?」林夏梔問道

今日是宮女出宮歸家的日子,宮門十年才開一次,除非遇到帝王大赦天下,否則宮裡的宮女只有等每十年一次的機會出宮嫁人。

「備好了,娘娘放心,每人五十兩白銀和一袋金豆子,二等宮女多二十兩。」紅月知道自家主子心善,給宮女準備的賞錢當真不少,足夠她們安穩大半輩子,何況內務府還會給宮女發十兩銀子

「紅月,你跟我這麼多年了,今年還不出宮嗎?」林夏梔溫柔的看向身邊唯一的大宮女

「娘娘,要趕我走?」紅月聞言直接跪了下來

「不是,紅月,本宮只是想着你跟着我許久了,本宮不能耽誤你一輩子,再等個十年我們紅月就是老姑娘了。」這到底是個封建王朝,嫁人生子是大勢,而她任務馬上就要結束了,會脫離世界,她總不能獨留紅月在宮裡再磋磨十年吧

「我要伺候娘娘一輩子的,沒有娘娘,奴婢早就沒命了。」紅月哭的厲害

「紅月,你別哭,不走便是。」林夏梔連忙拿手帕幫紅月擦眼淚,紅月愈發感動,能親自幫奴才擦淚的主子,自家娘娘可是頭一個,這麼好的主子,她發誓要一輩子跟着

林夏梔安撫了許久,才把紅月的淚水止住,心裏想着走之前還是要給紅月找個好歸宿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