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膽小如鼠!」

徐錦榮甩袖離去,她才不想和一群把自己當奴隸的廢物一起,至於那個貴妃,呵,定然醜陋至極,陛下定然是個重恩情的男人才會這般優待貴妃,想到皇帝,徐錦榮有些嬌羞,她方才偷偷抬頭看了一樣,陛下當真是英俊非凡。

留下的一群小宮女都呆住了,這徐錦榮膽子當真大!

「好了,姐妹們彆氣了,她到底和我們不一樣,人家可是當了十幾年的大小姐呢!」一個宮女冷哼出聲

「是了,姐姐不說我都要忘了,咱們徐小姐原先可是大小姐呢。哈哈哈。」

宮女們都笑開了,這徐錦榮剛剛被抄家流放,她是運氣好,徐老爺子臨終前求了恩典免了她的流放之苦,入宮當了宮女,這是還把自己當大小姐呢!

「你們在笑什麼!」未央宮的大嬤嬤訓斥了一聲:「娘娘要醒了,快去燒水,吩咐御膳房做早點。」

「是。」小宮女們斂去了笑意,立馬去做自己手頭的事情,不敢造次

寢殿內,快到巳時才悠悠轉醒。

「娘娘,您醒了。」一旁候着的宮女見林夏梔醒來,立馬上前將嬌弱美麗的貴妃扶坐了起來

【宿主,你終於醒了。】

系統幽怨的聲音傳來,嚇得林夏梔一激靈,剛剛睡醒還沒意識到自己有個系統的林夏梔被嚇得心臟都停了一下,臉色微微發白。

「娘娘!您哪裡不舒服嗎?」一旁的宮女立馬察覺自家娘娘的不對勁,連忙詢問,好似下一秒就要衝出去叫太醫了

「無礙。」林夏梔輕聲說道:「我沒事的,紅月。」

安撫完宮女,林夏梔換了個暴躁的語調在心裏對系統說:「統哥,你想嚇死我嗎?!」

【宿主,雖然咱們是工具人,但是你也得有點追求嘛,男主寅時就去上朝了,你巳時才醒!你沒什麼感觸嗎?】

「哦,他好慘。」林夏梔面無表情,這狗皇帝折騰她一整晚,還有精力上朝,牛掰

【……】

確實慘,寅時是凌晨三點,男主和一干大臣就得上班了,自家宿主一覺睡到快十點。

「娘娘,這批出宮的宮女們已經在殿外候着了,您用完膳就可以召見了。」紅月幫自家娘娘挽好髮髻,挑了一支做工精美的喜鵲登梅簪插入貴妃的發間,和今日鵝黃的宮裙相得益彰

鏡子里的美人唇紅齒白,皮膚白皙嬌嫩,眉目如畫,精緻的五官和恰到好處的比例讓人一見難忘,當真美極。

「賞銀可備好了?」林夏梔問道

今日是宮女出宮歸家的日子,宮門十年才開一次,除非遇到帝王大赦天下,否則宮裡的宮女只有等每十年一次的機會出宮嫁人。

「備好了,娘娘放心,每人五十兩白銀和一袋金豆子,二等宮女多二十兩。」紅月知道自家主子心善,給宮女準備的賞錢當真不少,足夠她們安穩大半輩子,何況內務府還會給宮女發十兩銀子

「紅月,你跟我這麼多年了,今年還不出宮嗎?」林夏梔溫柔的看向身邊唯一的大宮女

「娘娘,要趕我走?」紅月聞言直接跪了下來

「不是,紅月,本宮只是想着你跟着我許久了,本宮不能耽誤你一輩子,再等個十年我們紅月就是老姑娘了。」這到底是個封建王朝,嫁人生子是大勢,而她任務馬上就要結束了,會脫離世界,她總不能獨留紅月在宮裡再磋磨十年吧

「我要伺候娘娘一輩子的,沒有娘娘,奴婢早就沒命了。」紅月哭的厲害

「紅月,你別哭,不走便是。」林夏梔連忙拿手帕幫紅月擦眼淚,紅月愈發感動,能親自幫奴才擦淚的主子,自家娘娘可是頭一個,這麼好的主子,她發誓要一輩子跟着

林夏梔安撫了許久,才把紅月的淚水止住,心裏想着走之前還是要給紅月找個好歸宿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