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挺起來吧,傲雪 挺起來吧,傲雪第003 章 我要去盲人學校在線免費閱讀_蘇吉小說
◈ 挺起來吧,傲雪第 002章 使勁揍在線免費閱讀

挺起來吧,傲雪第003 章 我要去盲人學校在線免費閱讀

爸爸聽了我的話,直接迷糊了,愣在那裡半天沒動,反倒是媽媽,我還沒從恐懼和驚訝中回過神,就被她一把從床上薅了起來,按到炕沿,大巴掌噼里啪啦就打了下來。我這老娘,變臉速度比抬頭速度可快多了,上一刻溫柔地讓你覺得「世上只有媽媽好」,下一秒就「沒媽的孩子像棵草了。」

「你這孩子,怎麼變得沒大沒小了,仗着自己生病上天了是吧?」

我雖然疼得齜牙咧嘴,也沒叫喚一聲,這感覺媽媽也沒用多大力氣,怎麼能這麼疼?

「能不能給我使勁兒揍!這是個啥玩意,啊?這麼點就盼着他親爹死呢,長大了還能要?」

啊?這麼點?有多點兒?不對啊,爺爺?爺爺還活着?我突然意識到,環境完全變了,我也不顧屁股疼了,一咕嚕從床上坐了起來。回想着醒來以後的經歷。我,我這是重生了?我住的是最早的那個老房子,爺爺和爸媽還沒分家。那這應該是九幾年,最起碼九五年之前。這麼好的事竟然攤在了我的頭上,我還是真的沒資格抱怨老天爺的不公了。看來感覺到疼,是因為我還小,不經揍的緣故。想到這裡我竟然抿嘴嘿嘿笑出了聲音。問了一句讓我爸媽更加崩潰的話:

「爸,我幾歲了?」

「你不是七歲了么?你看看,這孩子不對勁吧?十有八九燒糊塗了。自己幾歲了都不知道了。這不把人愁死了,眼睛看不到,如今又是個傻子,我看你們倆以後怎麼帶。」

爸爸沒理會爺爺的嘮叨,不過臉色也不太好看,坐到炕邊上,把我抱了起來。

「鋤禾日當午下一句是啥?」

「汗滴禾下土。」

「白日依山盡……」

「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爸,這孩子可沒傻,可能做啥不好的夢了,沒從夢裡走出來,你看這詩背的不是挺溜?」爸爸放下我,笑着說。

「那回頭我找石頭村老吳太太給看看吧。趕緊都放好桌子吃飯吧,」媽媽搬來四角的炕桌擺在了炕中間。

爺爺說我七歲,那老二老三應該都出生了,現在應該是九五年。來年大旱後年大水,爺爺是發大水那年把我們一家人從家裡趕出來的,這幾年媽媽和爺爺因為我沒少吵架。

我叫劉英雪,媽媽張慧聰,爸爸劉井嚴,爺爺劉有德,二妹劉英茗,三妹劉英蕊。我是個瞎子,在多年以後做了晶狀體手術才得以復明。對呀,我明明什麼都看不到,怎麼可以看得這麼清楚了?這,讓大人發現了也解釋不通啊!老天爺竟然給了我一雙明亮的眼睛?哇!不知道哪路仙人給我指了一條明路,我下輩子做牛做馬也得報答這份恩情啊!

我正想着,就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想怎麼報答我啊?」

我頓時嚇了一跳,這是真的遇到神仙了不成?怎麼可以聽到我的心聲?

「你是誰?」我在心裏問道。那個聲音就像故意和我作對一樣,始終沒了聲音。

「來,雪兒,快吃,吃完了去你三姨家,你爸爸要讓你去學校讀書呢。」媽媽把我抱到飯桌旁邊,一手遞給我一碗黃米飯拌豆角,一手捉住我的手,讓我拿住勺子。說道。

「這傻乎乎的樣子,吃飯了發什麼呆,這麼大了吃飯還讓人叫?你爸他們小時候,看到飯菜都瘋了一樣圍着桌子搶着吃。」我正琢磨着剛才那道聲音的出處,就感覺腦袋上被人拍了一巴掌,我揉了揉腦袋,一抬頭正看到對面爺爺縮回去的手。

「是不是挺舒服?」那道聲音重新響了起來。

「你也就在背後使絆子的本事。有本事你告訴我你在哪?姓誰名誰,找上我究竟什麼目的?」我一邊扒拉碗里的黃米飯,一邊在心中暗罵。

直到吃完飯,媽媽把我抱上大杠單車,我也沒聽到那個男子的答覆。

行吧,你是老大你說了算,既然你盯上我了,早晚你還會出來找我,我不問了總成吧?既然能幫我重生,想必不會是大奸大惡之人。

到了三姨家媽媽把我放在了炕上,三姨拿了瓜子糖果讓我吃,我一邊吃一邊聽她們說話。

「姐,你就不應該把孩子送學校,她看不到,別說學習,就是出去玩,放學上學,上個廁所都需要人照顧,老師寫字她看不到,不能參加考試,你不如送她去盲人學校。縣裡現在沒有,省里肯定有。我到時候找省里的親朋好友問問,你們也打聽一下。」

「孩子離開家太遠我哪裡能放心,老二老三都在家呢,我爸本來也對我們不滿意,他看孩子,誰能信得過?所以我就不能陪着雪兒在省里。雪兒在村裡讀書,我上班時候閑下來可以去看看,而且平時也能教他寫字。最起碼都是鄉里鄉親,同學老師多少會照顧着。」

其實我覺得,爸爸如果把我送到盲人學校,或許我的命運軌跡會有所改變的。盲人學校,一般學習文化課的同時,還會根據個人的情況,學習按摩,樂器,各國語言,國學知識等等。而且也會培養一部分專門為盲人,聾啞人服務的人,從而留在學校任教,或者由母校推薦到適合的崗位中去。對於我來說,漢字我都認識了大半,英語也學習到四級的水平,原主由於是孩童時期,此時的記憶力正是暴崩的時候,學習一項新技能只能說有利無害。

「爸爸,我想去學盲文,你不是說海倫.凱勒就學習了盲文呢。我好喜歡她那樣的生活啊。」她本來想多說兩句,可是她忽然想起來,她還是個孩子,這要說多了,還不得引起懷疑啊。再說她還不能把看得見的事情告訴家裡,還得快點找機會把這件事處理好。

「是唄,姐夫,你說孩子要是有個技能,以後也不用你們兩口子操心。而且我聽范軍說,像雪兒這樣的情況國家有補貼,沒準不用花很多錢呢。你可以去殘聯,縣裡找人問問。」

「我覺得吧,三兒說的挺對,要不咱們回去再考慮考慮?」媽媽和爸爸在三姨家坐了一會兒,騎着單車帶着我回到了家裡,其他人都睡了,這一晚上爸爸媽媽幾乎沒合眼,一直低聲商量着我的事兒。我們東北都睡在一鋪大炕上,我還夾在他們兩個中間。說的話我都聽的真切。看樣子爸爸也是糾結要不要把我送到盲人學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