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她細腰嬌骨,撩瘋禁慾竹馬 第4章 有恃無恐_蘇吉小說
◈ 第3章 留宿

第4章 有恃無恐

  『砰』的一聲響,房門被蠻力撞開。

  聽見外頭的腳步聲,沈嬌嬌慌忙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穩住心神。

  她抬眸看向闖進來的二人,「你們一大早吵吵嚷嚷的做什麼?」

  「姐姐剛醒?我們來關心你的呀!」

  孟綰凝視那張不施粉黛的絕美面容,眼中划過一絲嫉恨,「我聽說這屋裡藏了個野男人呢。」

  「我這哪有什麼男人?話可不能亂說。」

  沈嬌嬌皺着眉頭反問過去,心底卻虛得不行,眼睛不由自主地瞄向四周。

  她後悔了。

  她不該讓義兄藏在帷幔後,還說跳窗更穩妥些。

  「姐姐不說也沒關係,我親自來找。」孟綰輕蔑一笑,眼底的惡意怎麼也藏不住。

  說著,徑直走向衣櫃,打開櫃門,一寸一寸尋找,縝密得叫人心驚。

  眼看着對方查完衣櫃,又要朝帷幔走去,沈嬌嬌慌忙開口阻止。

  「綰兒,你怎麼能不分緣由……」

  話沒說完,她後背突然撫上一隻大掌。

  溫熱的觸感傳來,驚得她頭皮發麻,險些尖叫出聲。

  義兄什麼時候藏到床帳子後面了?!

  好在孟綰兩人正全力尋找『野男人』,沒有注意她這邊。

  她連忙穩住心神,身體微微往前傾,避開那隻手的同時,輕輕點了點頭。

  她知道義兄是在提醒她冷靜下來。

  找了一圈,只剩床帳子還沒搜尋。

  孟綰朝陳元禮使了個眼色。

  陳元禮會意,抬腳走到側邊。

  如果裏面藏有人,在兩人的聯手圍堵下,那人將無所遁形。

  「忘了跟姐姐說,我早已派人把守窗戶,準保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

  孟綰微笑走近,雙眸死死盯着床帳。

  沈嬌嬌心下焦急,眼看孟綰的手搭在了床帳上,她張嘴想要阻止。

  孟綰沒給她說話的機會,用力掀開。

  床帳被掀飛起來,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線,又垂了下去。

  沈嬌嬌面色發白,駭得閉上雙眸,拳頭不自覺握緊,連指甲嵌入掌心也感覺不到。

  下一秒,孟綰失態的驚叫聲響起。

  「怎麼會沒有?!」

  床帳後面空空如也。

  沈嬌嬌鬆了口氣,渾身卸力,後背沁出一身冷汗,尤其是先前被男人撫過的脊背,僵硬得幾乎要抽筋。

  她原以為義兄只是經商手段了得,沒想到武功也如此高強,竟能在瞬息間離開。

  現在緩過神,她才驚覺義兄那樣性子的人,居然肯為她躲藏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她壓下心底翻滾的思緒,翻身背對二人。

  「看也看了,搜也搜了,你們可以出去了嗎?」說著將薄被扯過頭頂,儼然一副送客的姿態。

  「現在沒找到,不代表昨晚沒有!」孟綰憤怒地瞪向沈嬌嬌。

  陳元禮皺眉勸道:「綰兒,別鬧。」

  他想不通自己怎麼會贊同孟綰的無禮行為,居然陪她闖進大兄的院落捉姦?

  抓也就算了,還抓不到。

  萬一大兄生氣追究起來……

  他生生打了個冷戰,他可不想被孟琿惦記上。

  孟綰輕哼一聲,「哪裡是我鬧?分明是姐姐沒教養,對我們下逐客令。」說著依偎進陳元禮懷中撒嬌,「我不過是擔心她……」

  「陳元禮。」

  擲地有聲的三個字,打斷孟綰的話。

  陳元禮心中一凜,攬住孟綰的手倏地鬆開。

  以往沈嬌嬌生氣時,就會連名帶姓喊他!

  他自知理虧,連忙將孟綰拉出去,安撫兩句後,就又小步跑進來親自賠罪。

  「嬌嬌。」陳元禮看着床榻上的女子,忐忑不安地喚了聲。

  雖然孟綰回歸讓她的地位略顯尷尬,但是兩人相處這麼些年,陳元禮心裏是有她的。

  「一大早,擾人清夢。」沈嬌嬌嗔道。

  陳元禮急切解釋,「都怪下人跑來亂說,回頭我就治他罪!」

  「嗯。」她點頭,抬眸朝男人看去。

  嬌媚容顏與端莊守禮巧妙融合,恍若高潔的仙子,讓人忍不住將她拖下凡塵。

  陳元禮眼底閃過一抹驚艷,連忙坐在床沿,輕聲問候:「嬌嬌昨晚睡得可好?」

  沈嬌嬌一愣,這話……

  回想起昨晚一夜未眠,溫熱且細密的吻落在她的身上,紗帳將燭影剪得稀碎……

  熱意浮上臉頰,溫度燙得叫人心驚。

  她抿唇,斬釘截鐵道:「不好。」

  「那你要不要再休息會兒?」

  「不急,我們先說說話。」

  陳元禮心中一動,身體往前探了探,面露殷切,「昨晚……大兄怎麼和你說的?」

  怎麼說?

  沈嬌嬌垂下眼瞼,抿唇不語。

  若不是陳元禮有幾分念書本事,可為孟府所用,義兄怎會勉強認下這門親事?

  可他一介白丁娶了孟府兩個女兒,義兄心裏怎會沒想法?

  不說旁的,就是沈嬌嬌心裏也膈應。

  孟府貴為臨安城首富,她是孟家嬌養長大的女兒,配誰配不上?

  若不是義父奇貨可居選中陳元禮,恰巧孟府也需要朝堂助力,他根本不配與她定親。

  偏偏陳元禮心思不正,跟孟綰攪和在一起後,又不願主動退親,故作情深……

  沈嬌嬌斂去眼底的厭惡,輕聲說:「義兄說我與你成了親,讓你別太過冷落我。」

  「這話說得,我何時冷落過你?」

  陳元禮搓了搓手,神色尷尬。

  沈嬌嬌嗔了他一眼,「元禮,成親半年,你從未進過我的房門。」

  何止是沒進過房門,陳元禮甚至連話都不敢跟她多說兩句。

  把從前對她的好,盡數挪到了孟綰身上,圍着孟綰這個真千金打轉。

  她忍不住翹起唇角,露出譏諷的笑。

  可見這男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換個角度想,孟綰回歸也算不上壞事,至少讓她看清了陳元禮的嘴臉。

  陳元禮尷尬地笑着,借口張嘴就來,「你也知綰兒性子偏激,見不得我對你好,爹娘也讓我多遷就她呢。」

  說著,軟聲哄她,「是我對不住你,今夜我留宿東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