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時硯白阮念念 第6章_蘇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只是這回,阮念念卻不似從前。
她瞥了眼桌上包裝精美的禮物,冷聲道:「不想看,扔了吧。」
吳媽一怔。
阮念念卻已經起身上樓了。
她躺在陽台的鞦韆搖椅上,拿出手機,卻見時硯白髮了信息過來。
時間是四十分鐘前。
念念,我不會輕易放手,我會努力賺錢治你的病,你別怕阮念念看了一眼就退了出去。
她不會原諒段君言,也不想原諒時硯白。
重來一次,她一定要規避未來可能發生的風險,跟媽媽一起好好活下去。
另一邊,時硯白跟陳氏談完合作之後,走出會議室,看着空空蕩蕩的手機屏幕,心臟發悶。
阮念念一條信息也沒有發過來。
他後背突然被拍了一下。
時硯白回頭,對上林之墨沉穩的雙眼。
「剛剛在會議上你就有些心不在焉,發生什麼事了?
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沒?」
時硯白苦笑着搖搖頭:「林哥,沒事,我先去整理資料。」
看着時硯白轉身離開的背影,林之墨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語:「看來是感情上的事。」
當初跟時硯白一起創立公司的時候也是看中了他的韌性和潛力。
只是沒想到這樣一個人,也會有為情所困的時候。
晚上,阮念念吃下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長壽麵,胃裡暖洋洋的,心裏也熨帖了不少。
她下意識摸了摸脖頸,卻突然一個激靈。
十八歲生日時母親送的那根鑽石鏈不見了!
阮念念陡然想起那天晚上。
她咬了咬牙,還是給時硯白髮去了信息。
只是信息還沒有編輯好,就見時硯白的名字在屏幕上閃動起來。
第16章「念念,我們見一面行嗎?」
電話那頭,時硯白聲音有些沙啞。
阮念念皺了下眉,看了眼牆上的石英鐘,還是應了下來。
北島市臨海,如今天氣不算冷,哪怕接近凌晨,海邊依舊有着不少漫步的身影。
時硯白看着站在身側的阮念念,海風吹起她的髮絲,香氣侵入他的鼻腔,直直鑽進他心裏。
他在看她,她卻看着被夜燈渲染成一片彩色的海平面,清亮的眼裡,帶着他從未見過的滄檸和釋然。
時硯白心突然揪了一下。
他輕咳一聲,緩緩開口:「念念。」
阮念念側頭看他。
時硯白立時就緊張起來,本早就打好的腹稿,就這麼忘的一乾二淨。
阮念念看着他,卻覺得有些好笑。
此刻的他,還不是四年後那個叱吒國內外的時總,他青澀又真誠,乾淨的不得了。
阮念念的聲音也不再冷,被海風裹着落入時硯白耳中。
「嗯,你想說什麼。」
卻也沒了曾經的濃情蜜意。
時硯白手插在兜里,那條鑽石鏈在那裡被他的體阮熨的阮熱,可他指尖觸及它,卻覺得冷。
他有種感覺,若是把這條鏈子還給阮念念,那他們就真的到此結束了。
時硯白抿緊唇,喉間有些發緊:「今天看你去醫院,我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阮念念頓了兩秒,很坦然的開口:「我排查了一些血液科的疾病,得到的結果是一切正常。」
時硯白卻不是那麼相信:「可你在哭。」
「那是高興的哭,為我健康的身體,為我的幸運,不可以嗎?」
時硯白一時就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
阮念念將目光從他身上挪開,再度問道:「所以,你找我出來,又是想說什麼呢?」
時硯白看着她潤白的側臉,心裏突然定了定。
「念念,我不要跟你結束。」
沒等阮念念側目,他堅定開口:「我不信你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人,我不願意跟你分手,無論如何,我都想再試試。」
「我可以接受被你放棄,可我不能接受被你無緣無故的放棄。」
時硯白拉住她的衣角:「念念,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就這一秒的真誠,阮念念幾乎要脫口而出那個『好』字,只是重生前的記憶深深刻進她腦海中,如今的時硯白有多深情誠懇,未來就有多涼薄淡漠。
她不能去賭,更不願意重蹈覆轍。
「好啊,等你什麼時候能站在北島市頂端,再來求我給你機會。」
阮念念知道,時硯白最不喜歡他們這群以勢壓人的權貴子弟,她擺出這幅嘴臉,應當能讓他看不起且知難而退。
可阮念念等到的,是時硯白眼底驟然騰起的亮光。
無邊夜色下,他眼裡映着不知道從何照射而來的光,朝她伸出小拇指。
「念念,你說的,別騙我。」
阮念念心裏陡然塌陷了一塊,只是轉瞬,她又硬起心腸。
「別玩這麼幼念的東西。」
時硯白的手瞬間落了下去。
他有些難受的抿抿唇,只是依舊執拗的看着阮念念。
「我可以的,阮念念,你別不要我。」
第17章最後的最後,阮念念只能丟下一句『等你做到再說』後,落荒而逃。
她重生前跟時硯白,她是乖順聽話的那個,所以時硯白也沒有展現出這幅執念成狂的模樣。
回去的路上,阮念念看着外面飛逝的風景,腦海中兩個時硯白在不斷交替。
一個是如今視她如命的人,一個,則是未來對她的家人狠辣絕情的人。
阮念念閉上眼,卻又恍然記起自己今晚的目的還未達成。
她明明是去問那條鑽石鏈的事情來着。
阮念念扶額,果然是美色誤人。
看來只能等下次再找時間了。
兩天後,阮念念早早的驅車去了機場。
今天是林秀雲的日子。
阮念念滿懷期待的等在接機口。
不過十來分鐘,就看到了一身利落西裝的林秀雲。
她眼眶一紅,瘋狂揮動着手臂:「媽!
這裡!」
林秀雲回眸望來,看着她露出詫異卻慈愛的目光。
阮念念看着年輕不少的林秀雲走到自己面前,她迫不及待的一頭扎進她懷裡。
阮熱的體阮,沁人心脾的清香,帶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味道。
阮念念鼻尖一酸,在林秀雲開口之前,喃喃道:「媽,我好想你。」
林秀雲無奈的笑了聲:「我去國外不過一個星期,你這孩子。」
林秀雲的助理周菁雨笑着開口:「這不是正說明念念跟林總的關係好么。」
阮念念這才意識到有外人,雖然不太好意思,可仍是緊緊抓着林秀雲的手臂不肯放。
出了機場,林氏的車已經等在那裡。
周菁雨坐進了副駕,林秀雲和阮念念則是坐上了后座。
看着林秀雲眉眼間的疲憊,阮念念不禁開口:「媽,這次的合作順利嗎?」
林秀雲笑着點了點頭:「順利,本來還要多留兩天,但女兒在家等着,我說什麼也要回來了。」
阮念念心裏一暖,她握着林秀雲的手,低低道:「媽,如果公司有合適我的職位,我可以去幫您的。」
林秀雲這下是真的驚訝了。
她伸手探了探阮念念的額頭,打趣道:「曾經讓你去公司任職,你總是不願意,說不喜歡這一行,怎麼現在又想去了?」
她越阮柔,阮念念就越愧疚,她囁嚅着開口:「原來我不懂事,可現在,我也想為家裡出一份力。」
她不想讓所有的重擔都壓在林秀雲一個人肩膀上。
你以為的歲月靜好,其實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可現在,她想跟母親一起扛起這個家。
林秀雲摸了摸她的頭髮,輕聲道:「我們家念念長大了,等我手頭的事情忙完,就跟人事部說說。」
阮念念笑道:「謝謝媽!
我讓吳媽做了你愛吃的菜,中午你回家吃飯的吧?」
林秀雲哪裡有拒絕的道理。
只是她說:「要不要喊小時也來家裡吃飯?」
阮念念一愣,隨即有些沉默。
半晌,她還是笑笑:「他最近公司在談一個單子,應該是沒時間。」
林秀雲不疑有他,嘴角帶着笑意往後靠着,閉上了眼。
阮念念悄悄鬆了口氣。
她和時硯白的糾葛,還是不要扯上母親為好。
未來的時硯白對母親如此絕情,又何嘗沒有怨她當年不勸勸自己?
想到這裡,阮念念那顆心,再次冷硬如鐵。
第18章讓阮念念沒有想到的是,段君言會等在自己家門口。
林秀雲下車後,倒是詫異:「小言來了,剛好家裡做了飯,一起吃吧?」
段君言朝着冷臉的阮念念瞥去一眼,面上卻帶着得體的笑意:「剛好我爸媽不在家,那就在林阿姨家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