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洛染傅今安免費閱讀 第8章_蘇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洛老夫人坐在上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若想要回你母親的嫁妝直說便是,我還能攔着你不成?何苦當著外人的面給自家人難堪,難道你忘了自己姓洛不姓沈嗎!」

啪!

洛老夫人的手拍在羅漢床的扶手上,厲聲呵斥。

洛染面上平靜,抬起頭盯着洛老夫人的眼睛道:「祖母難道就不問問孫女昨晚遭遇到了什麼嗎?」

洛老夫人皺眉:「不是說錦衣衛抓人,你幫了個忙嗎?」

洛染輕笑:「如果只是那樣,祖母覺得,他們會讓我一個弱女子,大晚上了獨自跑了整整一條街?」

說著,洛染斂起裙擺,露出包紮嚴實的雙腳。

因為傷的重,包成饅頭一樣的雙腳無法穿進繡花鞋,小半個腳跟露在外面,也幸虧裙擺長,剛剛沈老夫人她們沒看見。否則,又會是一場麻煩。

洛老夫人目露驚訝:「這,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

洛染放下裙擺,見祖母的神色並不像作偽,便淡聲回復:「爹爹沒捉到兇手,說什麼都沒用。只是昨晚孫女回府時,恰好遇上二嬸和二妹,她們站在侯府大門外,口口聲聲說孫女是被歹人捉住,迷暈了扔進怡春院,哪怕有指揮使大人作證,二妹仍然不信,所以,指揮使大人的手下才出手教訓了二妹妹。」

洛老夫人皺着眉,昨晚的事情她倒是聽說了,至於洛如雪的臉,她們只告訴自己是洛如雪不小心說了錦衣衛一句,就被一向殘酷霸道的指揮使大人命人打了。

因為傅今安的名聲一向如此,哪怕被冤枉,也只能吞進肚子里,只因為皇上對其尤為信任寵愛。

現在看來,原來裏面還有內情。

洛老夫人看了洛染兩眼,緩了語氣道:「好了,你這麼多年沒回來,祖母也是念着你的。回頭讓杜嬤嬤開庫房,你看看喜歡什麼儘管選幾樣,明年就要嫁人了,安下心來學習管家,有什麼不懂的儘管來問我。」

洛染知道,祖母這是擺明了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花錢讓她閉嘴,同時又拿婚事威脅她罷了。

只是,上輩子她是清白之身嫁入傅家尤受到那等對待。這輩子她卻是真正的……,再嫁傅家,那不是等於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么。

這些,她不打算跟任何人說,下一步,要想想怎樣才能把婚事解除。

從寧福院出來,迎面就碰上了一位不速之客。

洛染站定,目光警惕地看着對方。

長影強忍着身上的疼痛,要知道,雙倍懲罰,若不是他底子好,早就去跟閻王爺報道了,現在怎麼還能來冠軍侯府。

「洛姑娘,這是我們大人讓轉交給你的。」長影捧着一個長條漆盒,在洛染三步遠的地方站定。

洛染看了一眼盒子,道:「這是什麼?」

長影搖頭:「屬下不知,屬下只是按照大人的吩咐,來給姑娘送來。」

洛染抿唇:「我不要,你拿走吧。」

說著,便要轉身離開。

長影閃身,擋在她面前,道:「洛姑娘,我們大人說,為了避免麻煩,還是請你收下的好。」

洛染聽出來他話里的威脅,氣得手有些抖:「又青!收下!」

長影鬆了一口氣,將盒子交到又青的手上,有些歉意道:「洛姑娘,請見諒。」

「不必!以後都不用再見!」

洛染快步離開。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又青捧着盒子,有些不知所措:「小姐,這……」

「扔了!」

洛染看也不看,隨後拿起母親的嫁妝單子,假裝在看。

又青點點頭,轉身要出去。

洛染忽然道:「等等。」

又青站住,看着她。

洛染皺眉,想了想煩躁地隨手指了一下:「放那吧,你先出去!」

又青將盒子放下,轉身出去,同時又將門帶上。

洛染想了又想,這才起身走到盒子旁,遲疑了好一會兒才打開。

待看清裏面的東西時,臉頓時如火燒般,如果某人現在在跟前,洛染真恨不得上前給他一刀!

只見上等的雕花漆盒中,女子的小衣整整齊齊地疊放在裏面,洛染拿起旁邊的剪子,三下兩下就把那件小衣剪個細碎。

這時才看見下面還有一封信,煩躁地撕開,忽然掉出一個比拇指蓋大不多少的琺琅盒子。

打開,盒子裏面只有一顆褐色的藥丸,散發著濃郁的藥味。

洛染不解,拿着藥丸反覆看了兩遍,又拿起信封,果然,裏面還有一張紙條。

上面寫着:阻珠丸。

一開始,洛染還不明白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待看見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大概是藥丸的成分:麝香,藏紅花……

洛染這才明白這顆藥丸的作用。

沒有生氣,反而有些感謝那人。

沒再猶豫,就着手邊的茶水,將藥丸服下,也算避免了日後麻煩。

靖國公府。

長影站在書房外:「大人,東西送到了。」

裏面淡淡地應了一聲,又問:「吃了嗎?」

長影:「吃了,沒有懷疑。」

傅今安挑眉:還算聰明。

長影又道:「只是……」

傅今安:「說。」

長影想了想,道:「只是洛姑娘一開始看見衣裳很生氣,拿剪子都剪碎了。」

傅今安停下筆,看看自己的手掌,指腹輕捻,又放在鼻尖聞了聞:只有淡淡的墨香。

門外的長影心中同情洛染:好好的一個姑娘,清白就這麼沒了。如果換做旁人,娶回去也就算了,只可惜她運氣不好,遇到的是大人。

大人與世子爺是親兄弟,無論嫁給誰,她今後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長影還在胡思亂想,就聽裏面又問:「那個人呢,招了嗎?」

長影打起精神,道:「招了,沒兩下就招了。只是她知道的並不多,只是按照洛二小姐的吩咐,故意跟人走散了。」

傅今安又拿起筆,沾了沾墨汁:「送去給洛德運,其餘的就不用管了。」

幫她一次,也算兩清了。

洛染這邊忙完,見天色已經暗下來,便提着食盒去了父親的書房。

剛走進院子,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