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洛染傅今安免費閱讀 第4章_蘇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洛如雪的半張臉,哪怕在夜色下,也肉眼可見地紅腫起來,上面還帶着一絲絲的血跡。

長影后退一步,淡聲道:「洛姑娘,念在你是初犯,在下只用了一成功力,下一次再污衊錦衣衛,我可就不客氣了。」

「娘!娘!我的臉!我的臉!」

整個侯府門前,都充斥着洛如雪尖銳的叫聲。

被錦衣衛懲罰,洛如雪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說什麼,她現在只擔心自己的臉。

萬一容貌被毀,世子爺那邊……

洛如雪不敢多想,慌亂跑回府里,嚷嚷着叫大夫。

傅今安看着洛染,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洛染心一跳,就聽對方緩緩開口:「洛姑娘,在下姓傅,傅今安,可記住了?」

尾聲上挑,若在旁人做來,着實有些輕佻了。

可這人是殺人不眨眼的錦衣衛指揮使,傳說中不近女色,就連洛德運也沒往別的地方想,只當女兒真的不認得他。

而洛染卻知道,這人是在回答她剛剛在怡春院的問題。

盡量讓自己語氣聽起來平常,洛染對着馬車行了一禮:「今日之事,多謝指揮使大人!」

傅今安輕笑:「洛姑娘不必客氣,說起來應該是本官謝你。放心,本官不會忘記洛姑娘的,後會有期。」

馬車已經離開,門前又安靜下來。

洛染脊背寒涼,她不想跟這個人,或者說跟傅家再扯上任何關係,只是沒有他,今日自己也不能這麼輕易地躲過二嬸和二堂妹的糾纏。

「染兒,到底怎麼回事?」

洛德運見她站着不動,上前關心道。

洛染搖搖頭,上前牽起父親的手,柔聲道:「爹爹,您跟我來。」

回到自己的院子,洛染揮退了身邊伺候之人,屋內只剩下父女二人。

洛染忽地扯掉寬大的披風,整個人露出來,柔順的長髮披在身後,衣裙有些凌亂,就連那雙繡花鞋也甚是狼狽,上面似乎還沾染了血漬。

洛德運雙眼睜大,不敢置信地搖頭:「染兒,你……」

洛染微微一笑:「爹爹,您猜,剛剛在門口,二嬸跟二妹為何那麼說?」

洛德運是不善爭辯,但不代表他傻。

相反,能鎮守江浙十幾年,令倭寇不敢來犯的堂堂冠軍侯,豈能是泛泛之輩?

正是因為剛剛在門外他就看出不對勁,所以才放縱了傅今安的手下出手教訓洛如雪。

只是他一時有些難以接受,那可是他從小護着長大的親弟弟,對待弟弟的幾個孩子,他更是視如己出。

哪怕不能回京,逢年過節,也是一車車地往回送東西,一個孩子都沒落下過。

洛染看着父親的模樣,有些心疼,上前拉着他粗糙布滿厚繭的大手,輕輕道:「爹爹,不是所有人都配稱為親人的。」

洛德運心中有些酸澀,他總以為,自己能把女兒照顧的很好,這麼多年,他確實也做到了。

只是沒想到,他們這才剛回京,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染兒,跟爹爹說,今晚到底怎麼回事?」

洛德運的眼神有些可怕。

洛染卻一點也不害怕,相反,能重新活一次,再看見爹爹,這輩子就算赴湯蹈火,她也甘之如飴。

洛染將今晚的事情一絲不落地說了一遍,當然,她跟那人的事隻字未提,只說自己當時是被劫匪迷暈了,對方正欲行不軌之事時,傅今安恰巧趕到,救了她一命。

洛德運聽完,額頭上青筋暴起,一拳打在八仙桌上,上好的黃梨木桌子,頓時裂成兩半。

「他們,他們怎麼敢!」

他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洛染嘆了一口氣,上前牽起父親的手,從懷裡掏出帕子,一點點擦拭上面的血漬,輕聲道:「爹爹,女兒跟您說這些,不是為了讓您生氣的。你放心,這次女兒躲過一劫,以後定會小心謹慎,絕不會讓她們再害我的。」

洛德運摸摸她柔軟的發頂:「傻孩子,只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你放心,爹爹絕不會讓你白白受了委屈!」

洛染搖頭,抬起頭認真地看着父親:「爹爹,他們既然敢這麼做,肯定是想好了退路的。別說咱們現在沒有證據,就算把人捉到了,他們也會有各種理由洗脫。」

洛德運一拍桌子:「那也不能就這麼算了!」

洛染輕笑:「怎麼會呢?爹爹,您相信女兒嗎?」

面對女兒,洛德運語氣頓時軟了下來:「爹爹當然相信染兒,染兒在爹爹心裏,永遠是最好的!」

洛染輕輕上前,緊緊地抱住父親的腰身:「爹爹,只要有你在,染兒就什麼都不怕。這事就交給女兒,好不好?」

對上女兒像極了妻子的眼睛,洛德運再堅硬的心也忍不住軟下來,他艱難地點點頭:「好!爹爹相信你!只是,你要記住,凡事不可勉強自己,有需要爹爹的地方,儘管開口!」

洛染點頭:「好,女兒記住了!」

洛德運不放心,又強調了一句:「在爹爹心裏,沒什麼比你更重要!」

洛染哽咽,用力地點頭。

送走了父親,整個人終於癱坐在床上。

這時才忽然想起來身邊的丫鬟,忙開口喚人。

一直守在門外的又青終於聽見小姐喚自己,哭着跑進來,抱着洛染哭個不停:「小姐,你到底去哪了,嚇死奴婢了。奴婢今晚就該跟着你的,都是奴婢不好,奴婢該死!」

洛染忍着渾身要散架的酸痛,輕輕推開又青,替她擦乾眼裡的淚水,笑着打趣:「好了,別哭了,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么。」

又青抹了一把眼淚,看着小姐狼狽的樣子,又忍不住哭出來:「您這還敢說是好好的?您看看您這……」

聲音戛然而止,又青看見了洛染衣襟敞開露出來的白皙鎖骨,上面紅痕點點,雖然沒經過情事,但也多多少少聽院子里的婆子丫鬟們說過。

又青的臉變得慘白,死死地咬着下唇。

洛染不以為意,道:「好了,這事你就當不知道,去給我打點熱水來,我要沐浴。」

又青也知道此事關係重大,忙點頭,轉身出去,走到門口,忽然又停下,問:「小姐,香梅呢?怎麼沒見她跟您回來?」

洛染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寒意。

又青沒敢再問,忙去張羅熱水。

屋子裡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