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劍仙贅婿,開局被迫賣劍求生! 劍仙贅婿,開局被迫賣劍求生!第二章 劍仙傳承在線免費閱讀_蘇吉小說
◈ 劍仙贅婿,開局被迫賣劍求生!第一章 救人在線免費閱讀

劍仙贅婿,開局被迫賣劍求生!第二章 劍仙傳承在線免費閱讀

「說吧!」

「說什麼?」

「這些劍哪來的?」

「我打的啊!」

「把你手伸出來!」

「吶!」

「一點繭子都沒有,還說是自己打的!你知不知道私自販賣管制刀具是犯法的?」

「不是吧!我從小在我們村賣都沒問題啊!」

「那是很久之前了,你們村消息太落後了!以後不許再售賣了知道嗎!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這次情節較輕,你待會交個200元罰款就可以走了!」

「那刀具?」

「你竟然還想要回去?沒收了!」

站在執法局門口,李浩懵逼地看着手裡的罰款條子,又掏了掏口袋,兩塊五毛硬幣在陽光下格外的刺眼。

「咕嚕!」

肚子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李浩感覺人生沒有了希望。

他背着個包,裏面除了戶口本和一本書還有幾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別無他物。他茫然地走在大街上,身上還是5年前鄰居大哥不穿的衣服給他的,如今已經洗的泛白。

他叫李浩,今年20歲。20年前被一位村民在陳家溝洗衣服的河裡發現撫養長大,發現時他的襁褓中有一枚玉佩,還有一封書信,不過書信裏面只是告訴他來自魔都李家,他叫李浩,其他也沒有什麼重要信息了。

20年過去,養父母早在8年前雙亡,他跟着村裏面的鐵匠學習打鐵的手藝,尤其鍛造劍的時候天賦很高,鐵匠見他天賦卓絕,就把所有手藝都交給了他,並給了一本書叫做《鐵匠不得不說的二十三種技術》

他認真研讀八年,練了八年,如今已經打的一手好劍!

隨後跟着村裏面打工的大哥們進城,來到徽省的江東市打工。只是剛剛擺下攤子賣劍就被人舉報了,那些好大哥們見到這小子被抓一下子跑得沒影了。

李浩無奈地看着四周,無語道:「出來師傅給的200塊也沒了,在家打的劍也被沒收了!這下好了,只能睡橋洞了!」

他無語的邁步順着街道,跟着人群向前走去,卻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就在此時,一陣刺耳的聲音傳來。

眾人驚恐地朝着身旁的車道上看去,便看到一輛渣土車失控,瘋狂地朝着路邊而來,而方向好巧不巧的竟然朝着李浩的方向衝來。

李浩瞳孔一縮,我尼瑪,運氣這麼差嗎!就在他準備避開的時候,突然發現身旁一名打扮精緻的御姐驚恐地縮在牆角,已經嚇懵了!

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把此女猛的一扔,而他自己則是被渣土車正面撞飛,直接把身後的護牆都給撞塌了。

而渣土車也因為阻力停了下來,李浩則是直接被撞的血染百米,昏迷了過去。

反應過來的眾人連忙開始救人,而那名女子此時也連忙朝着李浩飛奔過去。她哭着蹲下身來,面對全身是血的李浩不知所措,只能不斷地大喊着快救人。

很快,醫護車便來到現場,把李浩抬上了救護車。

「還有呼吸,快!現場有沒有家屬!」

女子猶豫了一下後連忙說道:「我,我是!我跟你們去!」

「好,快上車!」

…….

「病人失血過多,快拿血漿!」

「病人情況不妙,快叫張醫生!」

女子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同時拿起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小陳,快,立刻把江東市最好的醫生叫過來,我在第一人民醫院!」

「誰是病人家屬!」一道焦急地聲音從搶救病房中傳出,一名護士拿着一個本子急忙跑了出來問道。

女子立馬說道:「我,我是!」

護士說道:「病人現在情況緊急,需要動手術,但有生命風險!請問你是他什麼人?這個需要家屬才能簽字!」

女子猶豫了一會後說道:「我是他未婚妻,請一定要治好他!」

「好,簽上你的名字!」護士說道。

女子沒有猶豫,筆鋒略過,三個秀麗的名字寫在了手術通知單上:「隋婉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女子焦急等待了三個小時後,搶救室的門打開了!

隋婉清急忙跑了過去問道:「醫生,他怎麼樣了!」

醫生嘆了口氣說道:「他的體質十分強大,命是保住了,但是大腦收到嚴重撞擊,恐怕以後會是一個傻子!」

聞言,隋婉清倒是鬆了口氣,命保住了就行!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哪怕是個傻子以自己的能力也能養他一輩子。

25號病床上,隋婉清看着面前被裹的跟粽子一樣的男子,她還是第一次認認真真地打量一個男子,平時高傲的她根本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裡。

沒過多久,一群人來到了病房門口,一位穿着職業裝的女子來到隋婉清的面前遞過來一份資料。

【李浩,20歲,父母雙亡,20年前被陳家溝村民在河邊撿到,後撫養至12歲。養父母因為來城裡看望兒子出車禍雙亡,後李浩拜陳家溝的鐵匠為師,練就一身打鐵的功夫。一天前跟隨村民來到城裡闖蕩,因售賣非法刀具被抓,才放出來不到20分鐘。】

短短一頁紙就把李浩的一生給寫清楚了。看着如此簡單的背景,哪怕隋婉清也有些詫異。

見到隋婉清看着男子發愣,秘書說道:「陸雲飛公子聽說你差點出車禍已經趕過來了,應該已經到樓下了!」

隋婉清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厭惡,隨後說道:「好的!我知道了!」

話音落下,一陣急促地腳步聲傳來,眾人望去,便看到一群西裝壯漢跟在一位身姿挺拔,面容剛毅,臉色卻有些慘白的男子身後朝着隋婉清的病房而來。

見到隋婉清,他急忙關心地說道:「婉清,你沒事吧!聽說你差點被車撞到!」

隋婉清冷漠地目光看去說道:「陸雲飛,我再說一遍,我們之間不可能,麻煩你以後不要叫我婉清,這不是你叫的!」

陸雲飛呵呵一笑道:「呵呵,這是我們兩家早就約定好的!婉清,你也不想你爺爺食言吧!」

隋婉清聞言,臉色露出掙扎之色,不過她看向一旁躺着的李浩,心裏有了計較,然後說道:「今天我差點出事,有點累了!我們的事等過幾天再說吧!」

見到隋婉清難得的沒有拒絕,陸雲飛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連忙說道:「好好好!你先休息,那我先回去了!」

臨走之前,陸雲飛看了一眼被綁成粽子的李浩,面露不屑神色。整理了一下領帶,帶着壯漢們消失在病房之中。

而隋婉清則是鬆了口氣,然後對秘書說道:「把我戶口本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