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末日來臨,至暗時代 末日來臨,至暗時代第2章 證實在線免費閱讀_蘇吉小說
◈ 末日來臨,至暗時代第1章 噩夢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來臨,至暗時代第2章 證實在線免費閱讀

「冷!嘶!好冷!」

「不,不你們不能這樣!」

「別,別過來!」

「別過來!啊!」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走開!滾啊!滾!」

「誰……誰來救救我!」

「啊!」

她驚恐的從夢魘裏面掙脫出來,心臟在劇烈的跳動,腦海裏面一遍遍播放剛才夢魘中的片段,渾身控制不住的顫抖,一層一層的冷汗浸**綢緞的睡衣。

等呼吸平穩以後,她伸手在枕頭下拿出手機,打開屏幕。

界面顯示凌晨5點。

卧室內的燈從天黑開始從來都沒有滅過,因為近一個星期每次她睡着以後,那些只有在末日電影裏面的場景都會出現在夢魘里,出現在夢中自己的身上。

打開藍牙音響,放出溫和的音樂。

她緩緩的起身,接了一杯溫水躺在沙發上,點開手機,高溫預警就跳了出來。

【廣大市民:我市氣象台2026年07月29日發佈高溫紅色預警信號。受熱帶高壓影響,我市地區氣溫預計最高將達到40度以上,請廣大市民注意防範,以防中暑。】

高溫預警,近一個月她手機里基本每天都會跳出來。

划過信息,點開小視頻。

【近期各地自然災害頻發,請廣大群眾注意防範,儲存好物資,盡量減少外出。】

往下翻是一系列各地,地震、海嘯、乾旱、雪崩、洪水、龍捲風、火山噴發、颶風、山體滑坡、沙塵暴等災害後的配圖。

坍塌的樓梯,零碎的山體。河川改道淹沒里城鎮,建築傾覆銷毀了家園,生命消失的無聲無息,只有活着的人悲泣的哭喊,讓人知道消失的生命曾存在過。

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心悶悶的,看了看時間,她打算先鍛煉一個小時再去學校。

她是家裡的獨生女,剛步入高中時期,父母因車禍離世,只留下她一個人。今年她上大二,不過她不住校,父母離世時給她留下的不菲的財產,夠她花幾輩子,所以她自己在學校附近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室內有她前段時間剛購置的一台跑步機。

啟動跑步機,她的思緒逐漸放空,但不過一會,夢裡出現的場景又斷斷續續的浮現在腦海,她感到非常不安,總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會經歷裏面的場景。

她夢見自己身處一個異常寒冷的地方,自己的衣着非常單薄,縮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牙齒打顫,渾身顫抖,雙手長滿凍瘡,渾身臟污不堪,意識混沌模糊,只能下意識的緊緊擁住自己。

之後看見的一個似乎自己認識的人被三個男人欺凌。

他也看見了自己,兩人悄無聲息的相望,她看見他淚流滿面的臉頰,乾澀的眼睛,他張了張嘴。

並沒有發出聲音,但卻過分的震耳欲聾。

他說:「走。」

那三個男人臉上掛着讓人作嘔的怪笑,他們的眼神不再像一個正常的人,不,是根本就不像一個人,他們像極了禽獸,像從地獄的逃出來的惡魔。

她躲在角落裡,心中的憤怒燒毀了理智,她緊緊握住手裡切食用肉的菜刀,悄無聲息來到正在興頭上的男人,努力剋制不停顫抖的手,心中告訴自己這些人是惡魔,他們早已經不是同類,不是人。

雙手舉起菜刀,奮力砍向那人的背部。

只聽見那人一聲慘叫。

另外兩人迅速回頭看過來。

「他娘的!找死。」

他們抽出身上的刀,向她揮過來。

往躺在地上的人看了眼,她飛快的往後退去,使勁往後跑去。

後面兩個男人,在不停的追趕,嘴裏罵著不堪入耳的話語。

「啊!」

她只感覺後面有什麼冰涼東西插入她的背部,一陣痛感襲來,失力的倒在雪地上,白色的雪頃刻染上紅色的顏料。

「跑啊!怎麼不跑的了,不是挺能耐的嗎?」

說著,兩個男人兇狠的在她身上踢踹,那男人拔出插在她背上的刀,扯住她的頭髮強迫的抬起她的頭。

男人怪笑着:「喲,長的不賴嘛,給咱兄弟倆爽爽再送你上路。」

趁他們不備,她抓住手旁的石頭,往這人腦袋上一砸。

「他娘的!給你臉了。」

說著另外那人,舉起手裡的刀,砍下她拿石頭的臂膀。

「叮鈴鈴!鈴鈴!」

手機的鬧鈴聲將她從回憶中拉了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了滿身的汗,下了跑步機,拉伸一陣後便走進浴室。

出門就見對門的門打開,是一個身高一米六左右看起來很乖的少年,而她腦海里就浮現出那個被按在地上受到**的少年,她怔怔的看着他,夢境與現實稍微讓她有些恍惚。

少年低着頭,自顧自的做着自己該做的事情,似乎周圍的一切都影響不了他。

她所在的樓層是在十一層,這層共有四戶房屋,之前她對面是沒有人住了,估計就是這兩天搬過來的。

「叮!」

兩人同時上了電梯,下電梯後兩人並沒有分開,一前一後往她所在的大學走去。

她現在思緒很亂,總有一種很不祥的感覺縈繞在心頭,讓她莫名有些焦躁,總想做些什麼。

剛進校門,迎面就走來一個男生,他帶着黑邊方框眼鏡身高一米八二左右,藍色的襯衣配上黑色裝飾性的領帶給人一種又壞又穩重的感覺。

她自覺地繞開這人走,因為她並不認識這人,平時她身邊就沒有什麼朋友,主要是她不怎麼喜歡社交,大多都是她聽別人說。

卻不想這人擋在自己面前:「你好,溫竹同學可以加你一個微信嗎?」

她站定抬頭仔細看着他的眼睛,在她眼睛裏,這人鏡片後額眼睛冒着光點,嘴角旁掛着禮貌的笑容,似乎沒有逗弄的意思在裏面。

見她望着自己沒有回應,他笑了笑:「冒昧了,我叫段赫森,有這個榮幸認識你嗎?」

溫竹收回打量的視線,微笑着舉起手機晃了晃:「我掃你?」

兩人加上微信後,一起往教學樓走去。

走在來來往往的人群間,她莫名的有些心悸,眼前出現一張張面目全非的人臉,看仔細了上面還有扭曲的蛆蟲,她們都張開鋒利的牙齒朝她咬來。

她驚叫的往後面退去,旁邊的段赫森見狀連忙詢問:「怎麼了,你還好嗎?」

她看着眼前化成電影里喪屍的人類,到處都是殘肢斷臂的校園,使勁晃了晃腦袋。

嘴裏驚恐的楠楠:「假的,假的,都是假的。」